育人楷模-十分彩app下载-十分彩官网-腾讯十分彩平台

十分彩app下载

  • 用户名:  
  • 密 码:  
  •                         





鄢仪贞与吉合将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08-17 09:55:26

    1、投身革命

人物春秋--鄢仪贞与吉合将军(上) - 青山绿水 - 岁月空间

    鄢仪贞,女,1916年出生于江西吉安,1935年正就读于北平女子文理学院数学系二年的鄢仪贞参加了一二九运动。30年代正是中国革命迅速发展的时期,当时的延安成了爱国进步青年向往的地方,所以大批青年学生奔赴延安,投入民族革命的洪流。1937年鄢仪贞毕业,与几个同学结伴长途跋涉去了延安。到延安后,中央安排她在成仿吾任校长的陕北公学学习。1938年春节刚过,陕北公学第四期第八队主任刘瑞森陪同彭加伦(曾是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处长)来到队部,叫了一些同学。他对同学们说:"由于抗战形势的发展,党中央决定你们提前毕业“!这些同学原定学习时间为半年。

    原来早在1936——1937年10月,经过陈云、滕代远、周小舟、邓发等人的努力,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对外称“第三招待所”)在迪化(今乌鲁木齐)成立。它标志中共与新疆军阀盛世才建立了统一战线。当时新疆经济政治状况很差,盛世才为了巩固其在新疆的统治,请求中共中央派干部到新疆帮助他。要求中共派四名正副厅长,九名行政处长,200名县长科长级干部。中共中央考虑到新疆的重要战略地位,也为了建设新新疆造福新疆各族人民,尽管本身干部缺乏,仍然从“新兵营”;从去苏联或从苏联回国路过者;从延安,抽调了一些干部到新疆工作。从延安抽调的干部大部分是陕北公学学员。鄢仪贞正是从延安派到新疆的第一批20多名干部成员之一。

    1938年3月1日,他们办了毕业手续,领到毕业证。毕业证是由校长成仿吾发的。第二天,大家分乘三辆卡车启程。“其中一辆是送领导和一些老同志去苏联养病的;第二辆车上有一部分同志去苏联学习,也有一部分去苏联养病,有党校的学员,还有陕北公学的学员;第三辆车完全是陕北公学的学员。”

    汽车在延河岸边遇到了周恩来副主席,他迎面站立在清风吹拂的河畔。彭加伦招呼大家下车。周恩来在延河岸边给大家作了简短的报告,声音清晰而响亮,极大地鼓舞了他们的革命热情。

    他们到达西安,在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住了几天。就要离开西安了,党代表林伯渠给大家讲了话,给每人发了一件老羊皮大衣。由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出发前往新疆的同志从西安出发时,彭加伦让大家脱下八路军的灰军装,男的穿长衫或中山服,女的换上花旗袍。他告诉大家说:"旅途中万一有人问,一律说是平津一带无家可归的流亡学生。如再追问,就说到兰州投亲靠友。男同志可以互称兄弟,女同志称姐妹。他们28人中有“六姐妹”即朱旦华、王韵雪、鄢仪贞、申玲、田丽君、李菲仪。“大姐”是朱旦华(毛远新的母亲,现仍健在)“二姐”是王韵雪(在新疆与陈潭秋结婚,现仍健在)。

    车到兰州,他们住进了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办事处党代表是谢觉哉,办事处处长是伍修权。 在兰州,他们中的林基路(后被军阀盛世才杀害)、李云扬(建国后在高校任教,成为著名教育家)、杨梅生(后成为解放军优秀将领,新中国开国中将)三人随同去苏联参加共产国际会议的任弼时(化名陈琳)等20余人乘飞机先到达迪化。林基路被委任为新疆学院教务长,李云扬被委任为省立第一中学校长,杨梅生暂留新兵营当文化教员。其余的学员被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朱绍良扣住,困在兰州。

    在兰州住了一个多月,学员们利用这个时间学习。经谢老和伍修权同朱绍良反复交涉,几经周折才得以离开。一天下午,办事处通知大家,午夜,分组从小门出去,乘坐苏联援助中国抗战物资回程的军用汽车。途中他们在哈密西边村庄看到枪痕斑斑,还有许多烧掉的房屋,一副刚刚混战过的样子,知道那正是红军西路军艰苦作战的痕迹。他们在八路军兰州办事处时,从西路军回来的同志那里已了解了一些西路军的情况,也知道有一部分已经进疆了。

    到迪化后,苏联汽车队直接开到东门外的新兵营,此时是1938年4月中旬。党代表邓发(第一任中央代表是陈云,邓发是第二任)和新兵营的负责同志在操场上欢迎大家。

    2、“新兵营”

    经过中共和共产国际的努力,新疆军阀盛世才同意西路军余部进入新疆,这样中共与盛着手合作,1937年5月红军西路军左支队经星星峡、吐鲁番已悄悄进驻迪化。经陈云请示中央取消红军西路军左支队番号,成立了西路军总支队,对外称“新兵营”。部队都换上了新疆盛世才军队的服装。按中央指示总支队决定利用盛世才军官学校里的教员、设备和苏联教官,为八路军培养现代化军事技术骨干,让新疆成为中国安全的军事基地和八路军培养及训练特种技术兵种的基地。在只有400人的“新兵营”,后来至少走出了一位上将、6位中将、21位少将,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技术兵种的第一批高级将领。新兵营实际成了为八路军培养干部的综合性军事学校。

    延安派来的学员编入新兵营,叫青年队,并马上开始训练,另一主要任务是学习,有的学俄语,有的学通讯,有的准备派往地方工作,无论学什么,都要学军事、学政治、学党建以及形势任务。有的学员还到新兵营做文化教员。但学员不能串门,组织上不告诉的事不能问,通过严格训练使学员学会做统战工作,并懂得了地下工作。之后青年队的学员部分留新兵营和八路军办事处工作,大部分先后分配了工作。朱旦华任迪化女子中学教导主任、新疆妇女协会秘书长;;杨梅生(新中国开国中将)任新疆学院和省一中军事教官;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许亮任教育厅编辑主任兼新疆学院教师(后任蒲黎县长,建国后任空军参谋长助理);清华大学毕业的祁天民任新疆学院政经系主任做林基路的助手,后任哈密地区教育局长)张东月(建国后新疆大学第一任校长党委书记)任哈密行署第一科科长;李涛(建国后任山西大学教授,政协委员,著名作家)任哈密行署第二科二等科员;申玲任哈密女校校长;李宗林(延安中央党校毕业,派往新疆,建国后曾任成都市长,四川统战部长,全国人大代表)任《新疆日报》编辑长;王宪唐(建国后在陕西师大任马列研究室主任等职职)任《新疆日报》制版科科长;鄢仪贞任迪化女中教员。同时鄢仪贞在青年队的俄语班学习。

    3、吉合的经历

    吉合原名田德修,河南郾城人。吉合是他在苏联留学时用的学名,全称吉合诺夫。回国后,为适应国情、减少麻烦,简称吉合。1919年五四运动的革命浪潮席卷中华大地,正在读中学的富家子弟田德修虽然只有14岁,但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也开始独自思考,暗暗探索救国之路。一次他读了冯玉祥将军写的《精神书》、《军人宝鉴》两本书,十分敬佩其倡导的爱国精神、道德精神、军人精神。1920年春,他悄然离家出走,决心投奔冯玉祥将军。他沿京广铁路南下,经湖北武汉,又辗转到湖南常德,终于找到了冯玉祥的司令部,而且见到了他崇拜已久的冯玉祥。

    “我要当兵救国。”这是他对冯将军说的第一句话。冯玉祥见他满脸稚气,个头儿比步枪稍高,就摇头拒绝收他当兵,劝他回去继续读书。生性倔头倔脑的他,却赖着不走,口口声声称:“跟着救国将军救国打日本!”冯玉祥将军无奈,只好收他当小兵。他曾在张自忠手下当过伙夫、马夫、士兵,由于他机敏聪明,能吃苦,敢打仗,又有文化,由班长、排长,进而晋升为上尉查马长。1925年,冯玉祥受共产党人思想的影响,决心择优选拔24名优秀青年军官赴苏联深造。20岁的田德修有幸中选。

     到莫斯科不久,田德修被分配到基辅加米涅夫军官学校,并改名为吉合诺夫,简称吉合。其原名只有康生等情报人员和少数老同志知道。吉合先在基辅加米涅夫军官学校学习,中间曾被派到莫斯科东方大学野营训练营中国连任排长,组织指挥学员进行野营训练。1927年毕业后准备回国,但共产国际又送他去莫斯科高级步校指挥系深造。步校指挥系15班全是中国学员,政治气氛很浓,吉合很快加入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又成立16班,成员都是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骨干,其中有刘伯承,吉合任步校中国班分队长。当时苏联正在进行肃反,吉合在高级步校的入党申请因出身地主家庭迟迟未批准。吉合是军校骨干和积极分子,参加过苏联的很多重大政治活动,见过斯大林、布哈林。更见过周恩来、瞿秋白、蔡和森等中共领导。

    1931年夏吉合因病在卡鲁加疗养院休养刚回高级步校,中国班党支部书记潘恩普通知他快到共产国际大楼去报到。 一周后,在黄敬斋领导下吉合、潘恩普一行改换行装,分路秘密回国。在乌兰巴托会合后,黄敬斋率吉合等四人组成的东路穿越中蒙边界,进入内蒙古武川县乌兰花镇。他们的任务的到中国西北建立党组织,重新开辟工作。原来西北地区党组织也遭严重破坏,许多党员被捕、被杀,有人叛变,中共中央与地方党组织的联络业已中断。到西北后以黄敬斋为特委书记的西北特委会成立,并代表中央,以特委书记身份宣布吉合为中共党员,并任命他为特委军事部长。特委的工作范围为甘肃、宁夏、陕西、山西、绥远。”这段时期他才隐约知道原来黄敬斋就是大名鼎鼎的王若飞。

    吉合受王若飞派遣去陕北寻找红军。他肩负使命,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在陕西偏僻的山沟里找到陕北红军谢子长、刘志丹、高岗等。刘志丹他们当时已和中央失去联系,正在组建红26军,准备开辟根据地。见到西北特委派来的吉合非常高兴。执行完特委任务后吉合准备返回向特委汇报,中共陕西省委军委书记李介夫,和刘志丹、谢子长、高岗他们一再留吉,要他合帮助整肃军队,训练干部。吉合只好暂时帮忙,于是就担任红二十六军干训班主任兼作战科长,约定时限为两个月。经吉合精心训练,陕北红军的面貌焕然一新,军容风纪严整。接着吉合又为陕北红军完成了干部培训和参谋训练,吉合再也不能久留了,他要及早返回王若飞身边汇报情况,执行新的使命。但当吉合长途跋涉辗转千里回到宁夏银川时却找不到王若飞和西北特委了,原来1931年10月,王若飞被捕,这样吉合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幸好此时共产国际派曾涌泉来工作,两人接上了关系,曾涌泉1927年在莫斯科东方大学野营训练时吉合就是教官。之后曾回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吉合坚持斗争,等待党组织接头。

    1933年他获悉冯玉祥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吉合立即赶到张家口,在那里与柯庆施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取得了联系。柯庆施指定刘仁任绥远特委书记,吉合奉命任特委组织部部长。11月他们在包头与云泽会合,着手重建党组织,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但到1935年西北形势变的严峻,党的活动困难。云泽、刘仁、吉合、王逸伦商量由吉合带刘仁和王逸伦去苏联找党的组织。1935年11月他们几经周折到了苏联,当时王明、康生负责中共驻苏联的工作,康生因不满吉合把王逸伦带到莫斯科,不给他安排工作,又不许他回国。吉合俄语好,又懂的多,东方大学受康生王明的干扰只让他在中国班打杂,一会儿当翻译,一会儿管生活,一会儿为大家读俄文报纸,一会儿又到班里听听课。但他滞留苏联的三年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其中有蔡畅、杨之华、贺子珍、马明方、方志纯(方志敏的弟弟)、张子意、秦化龙等。他们带来了毛泽东的著作和思想,也带来了许多革命斗争的新情况和新经验,包括长征和敌后抗日游击战。从而使长期留苏、不了解国内斗争情况的吉合对国内情况有了较多了解。

    1938年7月,任弼时正式出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不久,清算王明、康生的宗派主义做法,这时吉合找任弼时请求回国投入抗日工作,受到任弼时的赞赏。不久共产国际决定派40多名同志回国,由吉合任队长。先乘火车,后坐汽车,到了中国新疆。

    4、在工作中结成革命伴侣

    吉合带领大家到了新疆迪化,一批一批人员去了延安,他自己却去向不明。一天又一批又一批同志要起程,实在忍不住,马上找到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询问:“明天同志们回延安,我是不是跟他们一起走?”邓发却笑着说:“你不走,留下发挥你的特长,到新兵营工作!”这样,吉合到新兵营担任党总支委员、组织干事兼直属队党支部书记,负责俄文、军事技术、武器性能等教学,并承担组织野营训练、传授步兵战术等任务。

    俄文班,共计十名学员。其中有男学员六人,他们是:苏启昌、安志远、天宝、李复兴、余学彬、陈厚基;女学员四人,她们是:王韵雪、鄢仪贞、田力君、李菲仪。学习中所用的俄文教材,都是由吉合临时编写。他不仅负责授课,还要亲自辅导、批改作业。每天上午讲课两小时,下午学员个人自习。

    当时新兵营不准谈恋爱。有一次,邓发同志让吉合整理一份《费尔巴哈论》的资料,他给吉合派了一个助手,这个人就是鄢仪贞。在翻译整理资料的过程中,他们渐渐熟悉了,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关系也更加密切了。

    1939年3月,邓发同志去延安前,吉合把同鄢仪贞的关系向他做了汇报。邓发同志当即表示:“不准谈恋爱!要说老实话,谁是你们的介绍人?”吉合故作理直气壮地说:“是你介绍的呀”!邓发一愣:“你胡扯”!“不是你让我们在一块整理《费尔巴哈论》的资料吗?就从那时我们……”气得邓发哭笑不得。他从延安回来后,就批准他们结婚了。

    5、盛世才背信弃义,中共在新人员身陷囹圄 

    1939年6月,邓发因汽车事故胸部受伤奉调回延安,由从苏联回国路过迪化的陈潭秋(化名徐杰)接任党中央驻新疆代表。由于吉合精通俄语,决定由他协助陈潭秋工作。吉合竭尽全力为陈潭秋出谋划策,两人朝夕相处,尤其是到苏联领事馆联系工作,更是寸步不离,既当翻译,又当参谋。鄢仪贞则继续在迪化女子中学与朱丹华、叶露茜(艺术家赵丹的夫人)、杨之华(瞿秋白夫人)刘勉等一道工作。

    1941年1月蒋介石发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6月苏德战争爆发。盛世才本来就就反复无常,由于国内、国际风云的变幻,盛世才加速了反动的步伐,于是不断横生事端,这使中共在新疆办事处的工作非常困难。1942年初,苏联卫国战争极其艰苦,盛世才以为苏联莫斯科将被希特勒的军队攻陷,立即撕下昔日“反帝、亲苏、民主、清廉、和平、建设”的伪装,背信弃义,投靠蒋介石。鉴于盛世才的反苏、反共活动,陈潭秋和毛泽民(化名周彬)将回到迪化的所有共产党员组织起来(盛世才以各种理由把在新疆各地的中共干部调回迪化),开展整风学习,成立了整风学习委员会,向大家讲明形势和可能出现的情况,教育大家要坚持革命气节,坚定革命立场,在任何情况下不投降、不变节;另一方面,又数电中央,建议采取紧急措施撤退在新疆工作的同志。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得到中央撤离的指示。

    8月份盛世才以“盛督办请开会”、“盛督办训话”、“盛督办请谈心”、“盛督办请吃饭”,等名义,陆续将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员和我们党在新疆各地工作的大批同志扣押,软禁在“新疆督办公署临时招待所”,即八户梁集中营,形势已日益严峻。

    8月30日早晨,陈潭秋和王韵雪吃罢早饭,正在院子里谈话,忽见鄢仪贞同志推门进来。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看见陈潭秋,连忙跑到面前急促地说:“老徐,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和军阀朱绍良到了迪化,一下飞机就到督办公署去了。”(迪化女子中学校长邱毓芳是盛世才的老婆)潭秋皱眉沉思了一会,说:“事情已经明朗了。韵雪(任中共驻新疆代表机要秘书),紧急电告中央,请求将在新疆的全体同志撤出;通知城里各支部负责人,加紧对我们的同志进行气节教育。”

    宋美龄离开新疆之后不久,盛世才便撕毁、涂掉了所有亲苏标语,把魔掌伸向了共产党人和亲苏的积极分子。9月17日,盛世才派人来请陈潭秋等人去“谈话”,陈潭秋估计是被捕,借上厕所机会对吉合说:“吉合,我可能被捕,你赶快办两件事,第一,把我这个本子立即交给刘平(张子意化名),并告诉他,我走后由他负责。第二,你马上设法把这里的情况报告国际交通站。”吉合溜出八户梁,去国际交通站报告了情况,国际交通站的人想把吉合留下来,用飞机秘密带走。吉合想到还有100多同志处在危险中,不愿独自离开,坚持返回。回到八户梁时,八户梁已被盛世才的军警包围,吉合是从一处缺口进去的,随后被关进盛世才的监狱。

    显然这是盛世才以此向蒋介石表示他对在对国民党的忠而公开与共产党的彻底决裂。这样到9月中旬,盛世才先后逮捕了中共在新人员160多人(后有17伤残人及家属,被强行送到救济院),即使是身怀六甲的孕妇也在劫难逃,这些人一直被关押到1946年6月10日,经中央营救才得以获释。在将近4年的时间里,前半年是软禁,可以看书读报,可以开会、学习。中共人员利用这一条件,继续坚持整风学习和气节教育,从1943年2月7日起,则全部被打入监牢,分别关进新疆第一、第二监狱和第四监狱等五个地方。鄢仪贞带着两个孩子与其他女同志被关在迪化第四女子监狱,在狱中生下了第三个孩子起名为新狱(玉)以纪念那段艰难的时期。

    6、监狱里的斗争

    盛世才捏造罪名,污蔑共产党阴谋暴动,夺取新疆政权,组织特务对中共干部的审讯,另方面则严密封锁消息,使新疆中共党组织与延安的联系中断。盛世才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吉合等中共在新疆的主要领导人单独关押在邱公馆、刘公馆、第二监狱第四监狱等,并不断转移以防他们其它监狱及狱外联系。同时还严密防止各监狱、牢房之间的联系,这种情况下使得党中央和延安不能了解新疆详情。1943年9月27日,在多次严刑拷打和审讯毫无所获的情况下,他们将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3人秘密杀害。残酷的监狱审讯也使得一些不坚定分子动摇,潘同、刘西屏、徐梦秋先后叛变。

    其他同志们入狱后,根据陈潭秋被捕时的紧急安排,经过酝酿,秘密地选出张子意、马明方、方志纯、谢良等为新的学习委员会委员,并在各监狱建立支部。学委会成了团结难友、同敌人进行不妥协斗争的战斗堡垒,也是组织内部学习、开展互相帮助的领导核心。监狱的条件极其恶劣,房间阴冷昏暗,到了春天屋子里便弥漫出一股呛人的霉臭味气味,监狱里的伙食又极差,一日两餐,都是掺了砂子且已经发了霉的黑馍馍,这种恶劣的环境对女子监狱中的妇女儿童和体弱的人是严重威胁,尤其严重威胁在狱中20多个孩子的生命,有两个孩子因营养不良致病死去。

    为了同敌人斗争,各个监狱的同志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取得联系。一次鄢仪贞鄢仪抱着染上了肺炎、发起了高烧新玉去监狱医务所看病,碰巧遇见男监狱的李宗林,他们惊喜不已,但由于敌人监视又不敢表现,这实在是一次难得的沟通机会,鄢仪贞突然急中生智,她大声地对那个狱医说:“大夫呀,你看我们的孩子一个个都死了,病了,还让我们吃发霉的黑馍馍,这不是要孩子们的命吗?让我们这些当妈的可怎么办哪!”

    李宗林听着,心领神会。果然,鄢仪贞第二天再去医务所的时候,男监狱的人带来了建议——绝食行动 。女子监狱在朱丹华领导下开始了绝食斗争,并提出了三项条件“第一,不准给我们吃霉烂食物,每天要给我们足够的馒头;第二,让我们派人参加狱中的伙食管理,给我们单独搭一炉灶,供小孩、老人和病人做饭用;第三,允许孩子们学习文化”。经过三天艰苦的绝食斗争迫使敌人同意了她们的要求。原来新疆当局怕在国内国际舆论上陷入于被动,而且还想在关键的时候利用这些人。所以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男监的同志在方志纯、马明方、张子意等领导下展开斗争。斗争中总口号是“百子一条心”——要坐牢一起坐,要释放一起走。从1943年10月5日起多次进行绝食斗争。主要是:1.抗议非法逮捕;2.要求无罪释放;3.集体送回延安;4.改善生活待遇。5、将病号及时送医院治疗等。这些斗争考验同志们的毅志,激励了同志们精神,取得了部分胜利。斗争中吉合凭着对党的无限忠诚和顽强的意志,在狱中竟然创下了绝食九天的惊人奇迹。

    7、胜利回延安,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得知我党人员在新疆被扣、被捕后,党中央、毛主席极为关注,曾召集朱总司令、任弼时、康生等研究对策。1943年1月13日,党中央电告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周恩来:“设法打听他们的消息,并考虑有无营救办法。”2月1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又电告周恩来:“你们与张治中谈话时,望提出释放迪化被盛扣之徐杰等140多人的要求”。   同年6月,中共又派林伯渠赴重庆向国民党当局的代表王世杰、张治中面交意见书,再次要求对方释放包括新疆被捕的徐杰、徐梦秋、毛泽民、杨之华、潘同等爱国志士(当时中央不知道徐、潘等已经叛变),“以利抗日”。

    1945年,中共中央得知我新疆人员的详情后,更是多方设法营救。在重庆谈判中,毛泽东又提出了要释放政治犯,并写进了《双十协定》第七条。1945年10月,张治中先生奉命去新疆公干,周恩来与邓颖超同往重庆上清寺桂园登门拜访,面托张治中按《双十协定》将在新疆被关押的中共人员全体释放回延安。1946年3月,张治中就任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政府主席,4月4日飞抵迪化。此前盛世才早已在新疆人民的唾骂声中下台。张治中先生不负重托,不但派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屈武先生代表他去看望我方被囚人员,还派人改善在押中共人员的生活,而且极力促成了蒋介石国民政府释放在新中共人员,安排护送计划。1946年6月10日,中共人员一行131人由张治中派交通处长刘亚哲少将,用10辆大卡车护送,往延安进发,一路奔波,遇到许多难关。饱受四年铁窗之苦的中共在新疆人士129人(返延途中死亡2人),终于在7月11日胜利返回延安,实现了“百子一条心,集体返延安”的愿望。车队浩浩荡荡进入延安地区时,受到延安军民的夹道欢呼。朱总司令、任弼时、林伯渠等中央领导站在欢迎队伍的最前列。7月12日,《解放日报》用大字标题发表“本市各界热烈欢迎新疆获释同志抵延”的报导。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徐向前、徐特立、杨尚昆、蔡畅等都来看望大家。中央决定让他们在延安休息三个月。在这期间,方志纯与张子意,马明方等狱中负责同志对新疆监狱斗争情况,向刘少奇和中央组织部的领导作了全面汇报。10月21日,方志纯代表狱中党支部写了《在新疆监狱中反法西斯斗争经过》,呈交中央组织部,这份长达数万字的有珍贵历史价值的文献,至今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因大规模内战即将开始,中组部开始着手为大家分配工作。当时,大部分人被分往晋察冀和东北战场,少数人留延安中央机关。在康生的建议和朱德的安排下吉合、鄢仪贞离开了延安,奔赴东北,不久抵达辽东半岛的旅大地区。之后吉合奉命北上哈尔滨担任东北民主联军护路军东部副司令员,指挥部队打击土匪,维护铁路交通的畅通。鄢仪贞则先后任牡丹江铁路局秘书,博克图铁路小学校长等职。

    1948年,随着东北、华北战场局势的变化,吉合又被调往内蒙古军区任参谋长,忙于收编投诚、起义部队,扩编民族武装,支援大部队向北平、天津一线胜利进军的工作。鄢仪贞则先任内蒙古军区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后任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兴安中学(后改为乌兰浩特一中)党支部书记兼校长。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外交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发展与苏联的外交关系。吉合同志曾在苏联军校留学多年,熟悉苏军情况,精通俄语,成了新中国驻苏武官的不二人选。1950年吉合被中央军委紧急电召进京,并于1950年5月以少将身份赴莫斯科就任中国驻苏联武官。同时鄢仪贞奉调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任职,先后在王稼祥、张闻天领导下工作.

鄢仪贞校长和吉合将军(下) - 青山绿水 - 青山绿水

(这是鄢仪贞1954年在列宁格勒与张闻天等人的合影,左起:刘英、鄢仪贞、张闻天、何方、宋以敏)

1954年吉合回国,解放军正在按正规化、现代化的要求,制定条令、条例,大规模开展军事训练,以提高部队战斗力。吉合奉命到军委训练总监部任军事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后又调任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副部长。1964年,因身体状况欠佳,他响应军委号召,主动离职休养。当时,人们都习惯于视职务为终身制,而他却勇于打破传统观念,为全军的领导干部作出了榜样。鄢仪贞回国后任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卫生部部长,中共中央监委轻工业部监察组办公室主任直到离休。

鄢仪贞校长和吉合将军(下) - 青山绿水 - 青山绿水

              吉合将军

 小记:吉合和鄢仪贞的革命经历、生活是中国一段革命历史的缩影,透过他们的革命生涯、工作历程,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中国革命的岁月峥嵘,让我们还感到:其实历史就在我们身边。

 附:鄢仪贞、吉合简历:

 鄢仪贞(1917-2000)江西吉安人。北京大学毕业,1935年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在新疆被反动军阀盛世才逮捕入狱,1946年经党中央营救,返回延安。曾任牡丹江铁路局秘书,博克图铁路小学校长,内蒙古军区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兴安中学党支部书记兼校长,驻苏联大使馆三等秘书,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卫生部部长,中共中央监委驻轻工业部监察组办公室主任。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并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吉合(1905—1983)原名田德修。河南省郾城县人。一九二五年赴苏联入基辅红军军官学校和莫斯科高级步兵学校学习,一九二七年加入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一年回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共西北特委军事部长。陕甘红二十六军干部训练班主任、作战科科长,中共绥远省委组织部部长。抗日战争时期,任新疆新兵营青年干事、战术教员,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助手。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护路军东部副司令员,内蒙古军区参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大使馆武官,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军事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院务部副部长、办公室副主任,外国军事研究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顾问。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3年1月4日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8岁。

参考书目、文章:

 《西路军·天山风云》冯亚光著 陕西人民出版社

邵华将军回忆录:《饱尝铁窗风味的娃娃们》

乌兰浩特一中60年校庆纪念画册

《陈潭秋的故事》作者:涂怀章

许人浚:《从“新疆叛徒集团”案 看康生的翻云覆雨? 

许人浚:《吉合将军的传奇人生》

《方志纯在监狱的斗争》

凤凰卫视2005、2、5《口述历史》何方访谈录: “庐山会议前后的张闻天”

 《红色天梦》作者:王有生

上海《文汇报》2009、7、17:何方回忆在住苏使馆工作的经历:《周总理表扬了我们的报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