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人楷模-十分彩app下载-十分彩官网-腾讯十分彩平台

十分彩app下载

  • 用户名:  
  • 密 码:  
  •                         





陈业华老师的抗战和经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1-05 09:51:44

 

       

一、碑文铭记

如有机会到北大校园一游,徜徉至西门荷花池畔,稍加留意,便可见到一座上世纪末建造的精致纪念碑,上面密密麻麻地镌刻着当年投笔从戎的莘莘学子的名字。细细想来,在和平的大地上,他们仿佛仍在接受着中国最高学府浓郁文化氛围的滋润和熏陶。他们为祖国所做的付出,人民不会忘记!这座纪念碑是从云南师范大学复制的,南开大学也有一座。

 

 

             (西南联大纪念碑)

今云南师范大学校园东北隅一二、一四烈士墓西侧,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纪念碑是由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罗庸书丹的。碑座呈圆拱形,高约5米,宽约2.7米,中嵌石碑。碑文约1000余字,记述了联大创办的始末及其特点,是联大在昆明的重要遗迹。194654日立碑到现在40多年了。西南联大早已不存在,但它那光荣的革命传统,优良的学风,仍然深深地留在云南各族人民心中;当年那些茅草、土坯筑成的校舍,早已为一幢幢的高楼所代替不少国内外知名人士,常到这里探望,有的外国学者,还不远万里,远涉重洋,专门来研究西南联合大学校史、探求它成功的秘诀。碑的背面,还有联大校志委员会纂列的、由唐兰篆额、刘晋年书丹的联大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碑。上列834人从军名单,为研究联大与抗日战争的关系,留下了确凿的史料。他们在中缅战场、在大江南北为民族解放奉献了自己最瑰丽的青春年华。这一名单中就有乌兰浩特一中的陈业华教师。

 

 

                    西南联大纪念碑碑文部分

(抗日从军学子名单局部,图片中第二排右数第四位就是陈业华的名字)

二、投笔从戎

陈业华,生于1919年,祖籍广东南海,因家庭是民族实业家,所以家境优越(建国后定的成分是大地主兼资本家)。南海县是华侨之乡,近代维新变法的发起人康有为就是广东南海人,创办中国近代第一个民族企业继昌隆缫丝厂的华侨商人陈启元也是南海人。正是由于环境影响和家庭条件的原因,陈业华初高中就读于香港,所以他的英语口语非常棒。中学毕业后的1940年他逃离了遭受日寇铁蹄蹂躏的广东,取道香港,独自一人奔赴云南,考入流亡迁徙到昆明的西南联大就读,师从费孝通教授。然而国运不济,世事无常,原本是大后方的昆明此时却成了日本飞机肆意倾泄钢铁的投弹场。骄横不可一世的空中强盗,欺我防空力量薄弱,根本不分什么军用目标还是民用设施,丧心病狂地肆虐中国领空,简直如入无人之境,想炸哪就炸哪,哪人多就炸哪。当鬼子轰炸机群如滚雷般袭来时,惊恐无助的平民百姓为逃过一劫,扶老携幼,蜂拥逃向城外。这样一来反倒成了敌机投弹扫射的锁定目标。更可气的是,一轮空袭结束,日军往往会随后派出一架轻型侦察机,以贴着树梢的超低空高度,拍照、摄影、跟踪确认残暴杀戮的“赫赫”战果。地面上的幸存者甚至连飞行员狰狞的五官都清晰可见。面对城墙垛上悬着的同胞尸体,树杈上挂着的孩童四肢,弹坑边散落的皮肉碎片,日复一日,渐渐地,陈业华对空袭的本能恐惧被日益强烈的民族仇恨所替代。

不光是昆明,当时整个大西南的主要城市均处于日军飞机狂轰滥炸的阴影笼罩之下。是年,陪都重庆的一次大空袭,日机炸毁山体防空洞出口,导致塌方,活活被闷死在洞里的百姓即达万人以上。耳闻目睹那场近乎种族灭绝般的野蛮屠杀,他和联大的一些学子就有了从军报国的念头。

随着飞虎队的参战,由陈纳德率领的这支民间空中力量规模逐渐扩大,根据中美空军协同作战的需要,1941年遵照战时特例,国民政府紧急在大学生中征募英文翻译从军抗战。闻听此讯,陈业华十分兴奋,立刻意识到报国雪耻的机会终于来了。按规定只从大三、大四的学生中优选。当时读大一的陈业华并不符合条件,然而经其强烈要求,加之他的英语发音准确,口语流利,终于如愿以偿,顺利通过了专业测试考评。校方承诺:抗战胜利后将无条件接纳这些休学出征的年轻人返校,支持他们继续完成学业。从此,陈业华的命运和西南联大的800名学长一起,被反侵略战争的大潮裹挟着,涌向矢志不渝而又凶险未知的战场。

三、生死之间

最初的一年里,陈业华的工作是参加重庆防空的战备值班,即将各地汇总日本飞机出动的情报迅速译成英文,提供给飞虎队作战指挥中心,以便他们相应组织飞机升空迎战。

及至41年底,日本海空联合舰队大规模偷袭珍珠港,终于导致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继而,香港陷落。这就标志着中国大陆的所有进出港口已全数落入敌手。为阻止日军越过怒江,滇缅公路亦被切断。至此,新开辟的穿越喜马拉雅山脉的驼峰航线,就无疑成了国际援华物资入境的唯一通道。随着战争整体格局的变化,一直以民间支持中国抗日的飞虎队编入美军现役部队战斗序列。已晋升为将军的陈纳德作为指挥官,统帅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对日军展开了全方位的空中搏杀。其规模在原飞虎队120架飞机的基础上,扩充到拥有各类机型1000多架。此外,美国政府以军援方式,向中国空军提供的大批飞机也源源到位。与此同时,帮助培训中国飞行员的空军学校亦应运而生。期间,陈业华奉命选调飞行学校,负责为美国空军教官作教学翻译。该校起初在广西桂林,继而又迁向未染战火的印度加尔格达,最后移址到美国本土。令陈业华刻骨铭心的是,因工作通勤,他曾多次搭乘执行中国---印度(经由缅甸)空中飞行任务的美军飞机。在这条被世人称为“死亡之旅”的驼峰航线上,飞越青藏、云贵高原的山峰时,受机种性能所限,满负荷的运输机只好在峡谷中穿行。飞机时常遇到强烈的气流,极易造成驾驶失控。如有意外,根本找不到迫降的平地。若遇日军偷袭,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只能被动地让敌机当成活靶子,其结果自是凶多吉少。每次起飞前,美军飞行员都虔诚祈祷,但愿一旦遭遇日军飞机,求上帝保佑我们能先敌发现,以便 利用云层做掩护,甩掉敌机脱险。

 

         
 

驼峰航线                     大学时代的陈业华

几年间,驼峰航线空运国际援华物资达73万吨。然而,其损失之大也是惊人的。从空中俯瞰绵延千里的航线下方,坠毁的480多架飞机残骸即是无言的答案(据抗战时期驼峰航线运输中共损失飞机有1000多架,3000多飞行员牺牲)

用陈业华自己的话说:每次登机前,我们都会把自己的办公文件,个人物品向地面的同事一一交代。上天之后,就要做好回不来的打算。他曾自嘲道:我之所以屡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能安然无恙,恐怕只能有一种解释,或许就是俗话说的运气好吧!事实上那种生命之感,若非亲身经历是根本无法体会的……

经年而又持久的惨烈空中搏杀,在消灭大量日寇空中和地面目标的同时,中美两国空军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往往是美国出厂的新飞机到了,飞行员的补充却成了大问题。出于战争需要,航校的教学任务十分紧张,其培训近乎流水作业一般,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速成啊!经过优选的中国小伙子们,在美仅接受一年半载的强化训练,就一批批地回到祖国,被编入战斗序列,勇敢地投入空中作战。像至今仍健在的原飞虎队中国队员龙启明,当年仅在美国受训3个月,就加入援华空军编队,累计在驼峰航线驾机飞行达2100个小时。实力大增的中美空军越战越强,声威大震。敌我双方空中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逆转。进入1944年,制空权已完全被我方夺回。不可一世的鬼子空军,只能象飞贼一样,伺机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其嚣张气焰已完全被打掉。

四、大学本科竟读了11

19458月,日本投降的喜讯传到大洋彼岸。在欢庆胜利之际,陈业华却密切关注着国内情况,特别是西南联大的回迁复校动态。作为空军学校方面,对他放弃在美国的优厚待遇,不愿教书反而回国重新读书的请求十分不解。他们也实在舍不得放走这位工作投入,业务出色的教学骨干。本人坚持要走,军校执意不允。相持良久,最终还是一位当医生的广东老乡帮忙,私自从医院搞出了一份假的肺结核诊断证明,空军航校这才勉强松口,同意为其办理退役返乡手续。

其实,陈业华内心深处的想法是:抗战已经结束,国共和谈破裂不可避免。毫无疑问,今后培养的飞行员,回国必然打内战,当炮灰,这岂不有悖于自己的初衷!

1947年,陈业华离开美国,回到复校后的北大,再次成为教育系的大一学生。解放后,由于院系调整,他又转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算起来,从40年高考,到51年毕业,他读大学本科的时空跨度竟长达11年之久。

五、无悔而坎坷的教育生涯

1951年陈业华老师在清华大学毕业,主动决定支边,1952年初他放弃了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来到内蒙古兴安中学从事教学工作。陈老师一以贯之,始终把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作为自我检验的尺度。无论是教授英语还是自己并不善长的俄语、生物抑或农业等课程,他从不讲客观条件,总是着力克服困难,尽量把工作完成好。

          

 

   大学毕业时的陈业华老师

由于陈业华为抗战而辗转飘泊的坎坷经历,曾长时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1969年遭到长时间隔离审查和关押。1970年学校落实“五·七”指示把很多教师下放到农村工作,陈业华老师先后在察尔森、居力很中学教学。其实这次下放是“清理阶级队伍”的继续。直到文革结束后。可贵的是,所有的不公他都淡然处之,从无抱怨。相信历史终将会还以公道。一滴水见大海,这就是老一代知识分子特有精神在陈业华同志身上的鲜明体现。

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百废待兴的神州大地,国家要求在有条件的中学开设英语。但是由于建国以来内蒙古东部的外语教学均为其他语种,英语师资近乎空白。陈老师应急受命,负责速成培训英语师资。从前旗范围集中选调其他课任的老师(当时兴安盟尚未复建),交由陈业华老师组织强化培训,面对仓促集中的近百名几乎毫无英语基础的授课对象,要在短期内使他们达到能上讲台授课的水平,其难度可想而知。陈业华老师迎难而上,自编教材,从字母入手教起,每天往返几十里(那时还在农村中学工作),终于在两个月内,把这些老师送上了英语教学的讲台,自此,本地区才有了成建制的首批英语师资。
   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对外开放伊始,农业部将联合国提供的首个畜牧业现代化示范项目定在翁牛特。自治区人事部门协商借调陈老师到专家团担任英语翻译。他二话没说,放下教鞭,奔向新岗位,一干就是三年。联合国专家团长韩丁博士在项目结束的鉴定评语中感慨,如有一半人能象陈业华先生那样勤奋敬业,中国四个现代化定会提前实现。

 

令人感佩的是,论是蹉跎岁月,还是顺境时光,他都始终以一颗坦荡、恬淡之心,怀着对祖国的感恩之情,泰然面对荣辱,不言伤感遗憾,一直保持着对党和教育事业的忠诚。对过去的不公从无一句抱怨。正如陈老所说: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回首一生,我心无愧。

 

      

   

陈业华老师晚年照片

(陈业华老先生于2008年12月3日在乌兰浩特逝世,享年90岁。)

本文参照陈老师的的长子陈为整理的陈老师口述编辑 照片均由陈群老师提供,从军时的照片为避免文革中成为罪证,被迫销毁了。